首页 > 图片新闻 > 内容

小男子汉扛起寒门重担 一场重疾却陷生死绝境
发布时间:2014-6-30 1:23:25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点击:

■浩杰睡觉时也将书包摆在枕边。

    体恤父母梦想打工挣钱

    七年前,陈楚梅与陈春福离开家乡。从普宁占陇镇西楼村出发,夫妻俩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前往深圳,开始打工生涯。浩杰当年9岁,与7岁的弟弟在同一所小学读书。“只有9岁,就会接弟弟放学,回来煮白饭给他吃。”陈楚梅说,两兄弟年龄相仿,偶尔也闹别扭,这时候扭转“战局”的总是哥哥,“不管谁对谁错,浩杰每次都让步,他特别懂事,不想因为小事烦我们。”

    在弟弟眼里,哥哥一直是小男子汉。但有时,浩杰又像女孩子一样细心。“他会在我们下班前泡好茶,洗好菜,早早把饭煮好。”浩杰的乖巧几乎让妈妈忽略了他的学习成绩,“我也很奇怪,这么听话的孩子,学习怎么就上不去呢?”陈楚梅暗自着急,也常内疚忙于生计,对兄弟俩管教不够。但她从不责备浩杰,因为“不忍心”。

    小学毕业时浩杰已超过1.6米,这让他更像个男子汉,能帮父母做的事也越来越多。“浩杰愿意干活儿,常跟我说,‘妈妈,我长大一点就出去打工吧,不要读书了。’”陈楚梅不以为然,“怎么说也要读完高中吧?”妈妈反问,浩杰撇撇嘴,并不争辩。

    辍学两月后罹患白血病

    去年9月,正读初中的浩杰第一次与父母争执。“不是读书的料、帮爸妈分担家事,出去也是锻炼……他有很多理由,一定要离开学校。”说服不了儿子,陈楚梅只能办理休学手续,她希望浩杰出去“碰碰钉子”,知难而返。

    直到2013年底,一场大病改变了他单纯的人生。回忆儿子疾病初发的情景,陈楚梅泪流满面。“发高烧也不肯请假,吃几颗药就去干活,生怕误工。”直到浩杰走路都没了气力,陈楚梅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拿到“急性淋巴性白血病”的诊断书后,陈楚梅眼前发黑,站立不稳。12月24日,浩杰转来广州珠江医院,开始漫长而艰难的化疗。陈春福不敢辞工,仍在市场帮老乡烹制卤水鸭,儿子的治疗费和妻儿的生活费两项支出,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肩上,“他每天都在借钱,筹到几万就打过来,再去借。”陈楚梅严格控制每天的开销,除了吃饭,她舍不得多花一分钱。

    恐病情有变移植不能再等

    祸不单行。今年3月,浩杰的爷爷在普宁查出骨癌,入院治疗。老人自知时日无多,一再要求儿孙回乡。“家公想看看孙子,催得紧,我们也瞒不下去了。”4月,老人得知长孙重病,自己坚持回家,不肯留在医院“浪费”钱。陈春福回家探望父亲,枯瘦的老人靠在被子上一遍遍叮咛,“不管借多少钱,一定要救浩杰的命,一定要救活他!”

    从浩杰入院至今,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他已完成五期化疗,未出现任何感染。也正因此,陈楚梅靠着20万元支撑到现在。“很幸运了,如果有感染,一天就要1万元。”浩杰所患白血病属高危类,通过化疗控制住病情后,必须及时移植,而与浩杰有三点相合的妈妈,成为首选的骨髓供者。“不能等了,害怕病情再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陈春福仍在四处筹款,截至昨日,他遍寻一切可以联系到的亲朋好友,为浩杰借到25万元手术费。这个数字,距离预估的最低费用30万元,仍有5万元缺口。“时间很紧,只要他白细胞长上来,马上就要移植。”夫妻俩知道延误手术的恶果,但已找不到能够再开口的人。

上一篇:80后“都市蜘蛛侠”:最爱站在高楼之巅看风景
下一篇:“发物”用对地方是宝物 用错地方是垃圾

发表评论
投稿信箱:cnxxiw@163.com 热线电话:010-0000 0000 地址:北京朝阳区大望路蓝海国际
© 沙巴体育【www.aimgam.com】© 2005-2018 版权所有